人澡人人澡人人澡欧美,猎杀豪放女,短柄斧2,玉圃团

楊如會:嚴謹醫研下,愉悅式教學育人

作者:學通社 陳夢蝶 朱靈丹 陳悅創建部門:宣傳部、教師工作部發布時間:2021-06-11瀏覽次數:22


【人物簡介】楊如會,中共黨員,博士,副教授,現任醫學實驗中心主任,浙江省藥理學會理事,Journal of Oral Pathology and Medicine和Clinical and Experimental Immunology外審專家。曾獲得浙江省高校實驗室工作先進個人、麗水市直單位2017年度優秀共產黨員、校級先進工作者等榮譽。主持參與國家、省部級、市廳級科研基金縱向項目9項和橫向項目4項,經費累計達100余萬元,擁有發明和實用新型專利19項,指導學生完成6項人才計劃;發表論文20余篇,其中SCI收錄6篇。

 

夫醫藥為用,性命所系,非仁愛之士不可托也;勤謹奉獻,懷瑾握瑜。

回憶起自己選擇藥學專業的過程,楊老師頗有感觸地說:人的一生,有很多的不確定因素,會遇到很多變化。對于多數人來說,不一定非得按照自己最初設定的目標去走,才是最理想的道路。而所謂的興趣,也不是一開頭就有的。關鍵是干一行愛一行,不管你選擇什么,只要真正學進去,就會產生興趣,就會把它當作自己一生奮斗的目標。也正是如此,楊老師一直在自己的領域里發光發熱,努力著,奮斗著。20211月,他的團隊實驗成果——光黃素在制備腫瘤放化療增敏劑中的應用及抗腫瘤藥物組合物,被國家專利局授予了發明專利。并且部分研究成果,也已經發表在中國藥理學與毒理學雜志(英文版)、中國藥學雜志(英文版)、Journal of cellular and molecular medicine、Anti-cancer agents in medicinal chemistry國內外雜志上。

這是一個他和光黃素的故事。眾所周知,腫瘤的可怕之處是放化療不能徹底消除腫瘤,放化療結束后一段時間內很多腫瘤都可以復發和產生耐藥,即總有一部分腫瘤細胞不能被殺滅,哪怕放化療的劑量已經達到極限。如何破除腫瘤干細胞的超強防護能力,增強腫瘤放化療效果,是楊老師的研究方向。在不斷尋找導致腫瘤死灰復燃的原因中,一方面他需要翻閱大量文獻,對數據進行處理,另一方面還需要考慮研究方向、方法是否有創新性、合理性,再加上大量的實驗,楊老師和他的團隊對腫瘤干細胞中的核黃素即維生素B2的功能提出了新的疑問,腫瘤干細胞耐受放化療損傷而“刀槍不入”的能力是否與其能夠富集核黃素的能力有關呢?

由于核黃素見光就會分解,對于紫外光的敏感度也更大,而在實驗過程里通常需要用紫外光進行消毒,所以怎樣展開研究,又成了一個巨大的挑戰。在團隊快要放棄的邊緣,楊老師日復一日地在探究,根據核黃素地化學結構,團隊成員陸續篩選了十幾個候選化合物,終于發現了核黃素的一種光解產物——光黃素。最后,他們選擇用大量的變質的光黃素來替代維生素B2,進行了一系列體外和體內實驗。漫長的科研實驗下,他們充分驗證了光黃素具有放療增敏作用,并顯示出其良好的產業化前景。已獲得專利的他們,研究仍在繼續,光黃素、核黃素與腫瘤干細胞之間的故事還在繼續……

“我國每年還有那么多腫瘤患者,防治任務艱巨,科學研究要不斷地傳承下去。既然選擇了科研這條道路,就要承受住這份辛苦,只要一代代做下去……”楊老師坦言。

像楊老師這樣做科研的人,在大部分人的印象里,應該都是十分嚴肅的,但課堂上、生活的他卻十分的幽默、平易近人。對于很多學醫的同學來說,課上經常會碰到一些較為抽象的知識點,這往往會導致他們對課堂的內容感到枯燥乏味甚至厭倦。但是在楊老師的課堂上,總能聽到一陣陣歡聲笑語,正是這些歡聲笑語將大家引入醫學的殿堂,使一個個艱澀難懂的學術名詞變得生動可愛。陳同學是楊老師的學生之一,當談到楊老師時,他脫口而出的一個詞就是“幽默”?!吧蠗罾蠋煹恼n很享受,老師的上課風格很有趣,他會把每一個難懂、易混淆的知識點,慢慢拆解、結合生活,就像講故事一般讓我們認識理解。并且他每一次分享給我們的例,都很有歐亨利式結尾的味道,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使我們被他的課堂深深吸引住?!?/span>

對于楊老師來說,與學生亦師亦友的相處方式就是最讓人舒服的方式,在講述知識難點時,他總是站在學生的知識水平上用最通俗易懂的話來讓他們領略重點。他還引用了為什么文化知識水平低的老百姓都讀得懂毛澤東的思想理論,那就是因為毛澤東同志總是用最樸實、接地氣的話語來闡述,例如“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的道理,來告訴記者:“老師講課如果沒有站在學生的角度,而是一味地以自己的現有知識水平去解讀給他們聽,那可能會造成教學上的距離感‘學生聽得懵,老師教得累’。教學不僅要蹲下來和學生交流,更應在心靈深處和學生保持一致的高度?!?/span>

其研若何,生命所系;其教如何,循循善誘。在科研與教學的路上,楊老師一直前行。

人澡人人澡人人澡欧美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